站好每一班岗,好好干,这是他对父亲最好的告慰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刘洪涛 谭志伟责任编辑:杨晓霖
2020-02-10 16:43

守望回家路

■刘洪涛 谭志伟

“请大家排好队,有序上车……”今年,参加春运执勤的武警广州支队某中队新兵吴光義,担负第16站台的机动巡逻任务。

广州南站是华南地区最重要的客运枢纽站。春节期间,每天有近60万旅客从这里踏上与家人团聚的旅途。吴光義和战友们被划为两个执勤分队,全天两班倒。虽然任务极为繁重,但他们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下勤后,吴光義顾不上休息,匆忙领到手机,给家里打电话。

“哥,阿爸今天怎么样?” 他急切地问大哥。父亲身患重病,辗转多地救治,却未见好转。每次领到手机,吴光義总是第一时间询问父亲的身体状况。

电话那头,大哥的声音突然哽咽。吴光義隐约预感到什么,他不敢多问,手指瞬间冰凉,微微颤抖。

“阿爸……一周前去世了。”

吴光義一愣,他感觉周遭的空气仿佛凝结成冰,又冷又稀薄,他想喘口气,却怎么也喘不上来。

“哥,你为什么不跟我说?” 吴光義拼命抑制声音里的颤抖。

“阿爸怕影响你,不准我们说。他说,他曾经也是一名军人,要你安心工作……”后面的话,吴光義几乎没有听见。父亲知道,吴光義这一周要全力备战春运执勤,弥留之际,叮嘱哥哥不要告诉吴光義。走廊安静得只有晚风刮过墙上照片栏的“哗哗”声,吴光義抬头,看到自己被评为“执勤标兵”笑脸灿烂的照片,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那晚,班长王祉柏看到伤心欲绝的吴光義,很为他难过。巡逻结束后,他找到了吴光義,想跟他聊会儿天,“那年冬天,遇上雨雪冰灾,几万旅客滞留在车站。我连续6天守在哨位上。我妈身体不好,我一直很挂念”。

“班长,你不想回家看看么?” 吴光義问。

王祉柏看着窗外,“想啊,当时我是副班长,新同志都看着我呢。春运结束,我赶回家时,才知道我妈离开了。”

“可是,班长……”

“晚上的哨我帮你站,你调整一下。”王祉柏拍了拍吴光義的肩膀便离开了,有力的手带着别样的温度。

空旷的走廊里,吴光義看着大哥发来的在老屋里上香祭拜、烧鱼煨酒的视频,眼泪“吧嗒吧嗒”往下掉。春节前这些天,老家正在过“芦笙节”。当年成年的男孩子中,能吃苦、不怕累的,可以被选拔为火枪手,由他们朝天鸣放火枪,祈福风调雨顺。父亲入伍前,就是火枪手。吴光義也像父亲一样,不仅当了火枪手,还成为真正手握钢枪的军人。

吴光義是家中最小的孩子。一家人吃年夜饭,父亲举杯提话时,都会先祝福吴光義。父亲身体多病,医生建议不要喝酒。但吴光義参军前的最后一次年夜饭,父亲少见地打开了自酿的米酒。他举杯喝下,脸庞立刻通红,连说:“当兵好啊,咱家最小的孩子也到了可以当兵的年龄了。”

……

次日凌晨4点半,一夜难眠的吴光義提前起床整装。得知单位已经给自己批了事假,吴光義赶忙找到指导员请求取消休假,“您放心,我可以!”任务在即,这个刚满18岁的武警战士坚强得令人刮目相看。

天还未亮透,站台的早风正刮得起劲,旅客时多时少。吴光義负责的站台恰好是发送贵广线方向的列车。驶往家乡的列车渐渐被晨曦吞没,吴光義望着轨道尽头,那一束束光,就像是时光隧道,把自己带到了参军那天出发的站台上。那天上车后,他看到父亲被大哥搀扶着,步履蹒跚地追了几步,拼命挥手冲自己喊着什么。后来,大哥说,父亲喊的是“小光,要好好干啊。”没想到,那天竟是自己与父亲见的最后一面。

“想家,但不恋家。”站台上的吴光義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,我会一辈子记得父亲的话,站好每一班岗,好好干,就是对父亲最好的告慰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